【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④】

原案/脚本原案/角色原案  久保ミツロウ访谈全文

+++++++++++++

平松祯史访谈节选  

丰永利行(饰 勇利)× 内山昂辉 (饰 尤里奥)访谈全文

+++++++++++++

*请勿无权转载*

-------------------------

Q:YURI!!! on ICE 是山本监督邀请您参加后再开始的企划是吧?

久保:是的。原本我心血来潮才会在电视上看花滑比赛,但当我在广播中说到的时候,山本监督听到后就来问我“要一起做花滑的动画吗?”这就是开始企划的契机。


Q:那时您是第一次和山本监督见面,之前应该是互不相识的对吧?

久保:是的。但之后我才知道,以前冈村(靖幸)和动画SPACE DANDY(2014年播放)的工作人员聚餐时发line给我,说“里面有久保小姐你的粉丝哦”。后来再问的时候发现好像就是山本监督。我当时很惊讶,因为从来没想过动画界会有我的粉丝,后来也完全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一起工作。


Q: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呢。久保老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花滑感兴趣的呢?

久保:小时候偶然在电视上看到的。但那时候对规则或选手都不甚了解,只觉得“那个选手好酷”或“太感动了!”我会很愉快地追很喜欢花滑的朋友在网上写的感想。会在广播会电视节目中提起花滑相关的话题也是在索契奥运会的时期,一般都是说“浅田(真央)压力好大啊”或“町田(树)君的发言好帅”之类的,完全就是茶余饭后闲聊的水平。比赛规则或技术性的资料是在开始YURI!!! ON ICE之后才详细调查的。


Q:所以您并不只是对男子花样滑冰,而是对花样滑冰这项竞技很感兴趣是吧。

久保:是的,如果在电视上看到真央在滑就会看她,羽生(结弦)大放异彩时也会支持他。因为花滑这项竞技中日本人在世界的舞台上都很活跃,所以不分男女我都会支持呢。


Q:您认为花样滑冰有哪些地方深具魅力呢?

久保:当然挑战人类极限也很厉害,但我觉得作为竞技运动的同时选手还会随着音乐而舞更具魅力。在冰上也会要求选手具有表演者的素质。选手们被严格得令人惊讶的规则束缚着的同时来竞争分数。无论是对不太了解规则的观众,还是一直支持着的观众,选手经常会给予他们超乎想象的全新感动,所以我想这就是花样滑冰恒久不变的魅力吧。


Q:山本监督和您说YURI!!! ON ICE的想法时,您是立刻就决定尝试的吗?

久保:和山本监督初次见面后我就感到和她一起工作会是很开心的事。这个印象到现在都没有改变。但我对花滑这项竞技的知识几乎和外行人一样,而这又是拥有众多粉丝的大型运动,我最初并没有自信能做出能让所有人都认同的作品。但山本监督的热情让我最终决定挑战一下。山本监督对花样滑冰的知识和热爱比起我来要深得多,我想如何是和这个人一起的话就想做下去,也可以做下去。我自己也产生了想要被山本监督影响得更多的心情。


Q:对于久保老师来说,这是第一次亲自画一部严肃运动的故事吧。

久保:在之前虽然我有想过要画动画的题材,但却没有行动起来的勇气。首先前提是要具备专门知识,关键就是我自己并没有任何经验。虽然也有没打过棒球的漫画家画棒球题材的漫画的案例,但我因为害怕而不敢尝试。但有一次我和《最初的一步》的森川先生谈到这事时,他用“虽然我没有成为冠军的经验,但我在画冠军的漫画”这句话来激励我。这让我想起能描绘自己不能成为的人物正是创作的原点,而能做到这一点也正是漫画的奥妙所在。我有强烈的意愿想要将花滑的趣味性传达出去,在现实中有魅力的选手也很多,反正要做的话就将动画里角色的魅力也好好画出来,“可能一个人的确无法克服困难,但和山本监督一起的话也许就能做到”,因此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接受了她的邀请。


Q:如果让您独自一人以漫画连载的形式来画,您是否会放弃这个题材?

久保:就算我再喜欢花滑,我想我一个人也是做不了的。一旦在漫画杂志连载的话,有人气的话就会半永久连载,没人气的话很快就会被腰斩,这也算是公认的潜规则了,所以我想我是做不到的。一边要在完全不知道何时才会结束的状态下不断画出有趣的剧情,一边又要在被告知要完结后干净利落地结束整个故事,我冷静地想了一下觉得真的做不到啊(笑)。当然,还是有很多能很好做到这一点漫画家的,所以就算被人说“这是你能力不足”,我也没法反驳呢(笑)。


Q:这次不是漫画,而是全12话的原创动画的形式来展现,果然感觉不一样吗?

久保:因为是在预先定好长度的情况下制作故事的,我几乎没这方面经验所以觉得很新鲜。另外,如果是漫画连载的,在连载开始后会根据读者的反馈来调整方向,或者也可以让人反映意见。但这一次在放映第1话时我的工作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我完全得不到任何观众的评价,这也是一种未知的压力。但朝着早已决定好的结局,再倒过来一步步演绎最终迎来最大的高潮,我想对于漫画家来说是值得挑战一次的,所以我很享受这一过程。


Q:您是如何创作作为作品核心的剧情和人物的呢?

久保:最根本的剧情,在我初次和山本监督见面时她已经心中有数了。主角是日本选手,外国顶尖选手来做他的教练,最终进入大奖赛决赛,这个剧情走向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然后我们再决定每一话的事件和比赛之类的内容,包括最终勇力没有取得金牌这个结局,这些都在初期就定下来了。关于每一话的细节的话,有时候我们会两人商量着来,有时候会由某个人先出原案然后再以它为基础进行修改,类似这样会有各种不同的做法。在编辑中也有很会写故事的人,我感觉很像是和那类人在一起工作呢。不管怎样,总之包括对话的剧情脚本都是我和山本监督两人一起创作的。


Q:只有您二人一起创作的话,有没有觉得不安?

久保:我们两个互相保证绝对会很有趣来消除不安(笑)。而且当我觉得很有趣的时候,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偏差。并不是说有着什么特别的才能,而正是因为我是个很平凡的有着普通感性的人,才能和大众有共鸣。这是经验之谈,所以并不会不安。


Q:我听说您的分镜脚本前12话合计有900多页。

久保:差不多。因为我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所以工作进度还是蛮慢的。


Q:当您创作分镜剧本的时候有特别辛苦的回忆吗?

久保:每一话,特别是最初阶段,直到把角色们糅合到一起之前都很辛苦。经常画个10页左右就觉得很不对头然后反复重头开始画起。故事已经确定了,所以对剧情的展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一般是改变场景或对话,不断进行调整修改直至最终完成。


Q:随着故事的展开,全都是比赛场面既让人觉得新鲜,又非常富有魅力。

久保:山本监督想要描写到大奖赛决赛的愿望非常强烈,所以自然就变成了这样的话数构成。另外关于其他选手,我不想描绘成一看就会输的配角角色,所以像群像剧那样来创作。除此之外,监督还说过“曲子要全新的”或“乐曲制作要用交响乐”之类的话,在震惊全场的同时以压倒性的力量牵引着作品。如此一来我也不得不坚持到底了,毫不妥协地将所有的元素都画成分镜脚本的执念熊熊燃起。


Q:画成的分镜脚本完成的不是漫画而是动画,对此您有什么感觉呢?

久保:倒不是不觉得我是原作者,但我觉得自己更像只是动画制作组的一员,所以我更担心自己的分镜脚本会不会成为绊脚石。虽然我全心全意地画了分镜脚本,但我并不想守住它不放,反而很高兴它对于动画而言是一个好的样板。将自己的画交给别人也是第一次,本来我的画风线条很多,所以可能不太适合动画。最重要的是观众们能认为动画画风是最好看的,所以比起自己画风的保留,我更专注于动画作画上的全新魅力上。我完全信赖以总作画监督平松先生为首的动画画师们,为了画面能更好的动起来,他们可以自由地进行改动。作为结果,在分镜脚本中画的表情可能会有变动,也可能会直接保留到动画中,整体来说比分镜脚本更精益求精,我个人来说是十分满意的。


Q:为了制作分镜脚本,您也去各地取材了呢。

久保:是的。为了观看现实中的花滑比赛,我们去了中国、俄罗斯和西班牙的巴塞罗那踩点。


Q:到现场更深地感受花滑是否对分镜脚本的创作有所影响呢?

久保:因为我们没法在大赛上和选手直接交谈,所以如何创作选手心里的故事,得从外面得到零碎信息来弥补这一点。本来就预定以选手和教练,也就是勇利和维克托之间的羁绊作为中心来描写,但取材前内心很难想象清晰的画面。如果太偏向于表现羁绊的话也会被人说“说白了就是女人脑补的妄想吧”。实际上在画《桃花期》(注:久保以前画的漫画)的时候,不少人都说“完全不懂男人的心理”,相反也有很多声音说“明明是女作家为什么会懂处男的心情?”。对于接受一方来说是没有规则限制的,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作者要用比任何人都强烈的意愿来使他们的作品面世。不管怎样,如果不抱有强烈的情感去画YURI!!! ON ICE这部作品的话,估计我会偏离正道吧。话说回来,我也很难确定那种强烈情感的核心应该是什么。


Q:原来如此。

久保:就在那时,有位选手说“自己是为爱而滑”。在那种场合,爱大概是指恋人,即使分隔两地但只要想起那个人就能继续努力,然后引导他走向最后。在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山本监督和我都如遭雷殛。现实中的花样滑冰,不正是众多的选手在冰上表现其压倒性的爱或性感吗?我本身也从未画过为了直截了当的爱而努力的故事,要挑战的话只有如今这个作品了。正因是花滑这项运动才能使用这个主题,而且作为故事来说结合运动和爱正是王道中的王道。胜生勇利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爱而滑,而是为了证明包含维克托在内的所有的爱而滑,因此再加上他有强烈的意愿要获得金牌这一点,我感觉将整个故事串在了一起。我相信不管是怎样的爱的表现,只要是极其认真地制作的话,它的趣味性必定能传达出去。对于我和山本监督来说,比起“可以传达给谁”,更重要的是“能传播得越远越好”才是这部作品的强大之处。这一点也是名为“爱”的羁绊的表现。


Q:那也在登场人物的性格和台词中被反映出来了呢。

久保:我想要很细致地描绘出选手们热情和一心一意的本质。所以相应的我想在台词中加入恍如头部猛遭一击的强烈的内容,或者是加入会让人惊讶的表情或场景。在这部分我是努力想在不影响故事主线的情况下融入自己的风格。


Q:另一方面,滑冰的场景相当的现实向,几乎没有什么虚构的元素呢。

久保:关于让滑冰场景具有说服力这方面,都交由负责的动画画师来制作。他们用动画独有的描写方式制作出最棒的作品,虽然是虚构的场景,但他们认真严肃的研究和探讨令人赞叹。


Q:原来如此。最难描写的角色是谁呢?

久保:最难描写的是勇利和尤里奥这两人的关系。特别是尤里奥,虽然作为角色来说很好把握,也觉得他会很有人气,但相应的,很难描绘出他的意外性。虽然很想描绘他和勇利之间竞争对手的关系,但花滑基本上是自我的战斗,是追求自己最佳成绩的竞技比赛,而在第3话的直接对决之后他们在地理上相隔甚远,所以我很注意在他们互相在意对方这一点上维持平衡。


Q:勇利和尤里奥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很难一言以蔽之呢。

久保:我们已经决定好在大奖赛决赛上由尤里奥来阻止勇利获得优胜了,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发展他们的关系,才能让所有人都能接受,且能获得感情上的净化。因为要注意不要让竞争对手的关系落入俗套,所以会围绕着维克托起到的影响,以及在第10话让奥塔别克和尤里奥成为朋友等等。不管哪个目的都是为了强化勇利和尤里奥的关系,进而让观众们在大奖赛决赛会为勇利加油。但在这个过程中勇利和维克托的关系不断加深,我很难把握他和尤里奥之间对决的焦点的尺度,结果很不可思议的没法让尤里奥出现在分镜脚本上。在这层意义上,他们之间的关系直到最后都让我挣扎不已。


Q:话说回来,尤里奥的每句台词都很强烈,就角色而言是很突出的。比如说“在莫斯科把你们打成甜菜汤”或“这里没有喂给猪吃的金牌!!”之类的名言是如何诞生的呢?

久保:就是非常自然而然的(笑)。有些台词是为了剧情需要而产生的,也有些台词是角色自己会说出来的,并自然地连接上了剧情,所以我不觉得所有台词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理想情况下,我希望能加入在放映第二天立刻会有人想说出口,并会在不知不觉中脱口而出的台词。不仅限于尤里奥的台词,难得声优们能大声念出来,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来加入强有力的台词了(笑)。


Q:勇利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在接近终盘的时候变得越来越极端了呢。

久保:不畏惧他人所定义的价值观,勇利把他所追求的表达称之为“爱”。我们决定只要是作品需要,就会毫不犹豫地加入这样的表现方式。我想正是那种关系的积累才导向了最终的特殊结局,但我事先并没有设想到两人会成为这样的关系。到了最后两人的关系到了如此深厚的地步,我自己在画的时候也是很惊讶的。


Q:特别是第10话送戒指的一幕达到了顶点,很有冲击力。听您之前所言,这也是关系自然发展的结果吗?

久保:不是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必然会发生的!至少我在画分镜稿的时候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认真地画的。我一直特别想画第9话中勇利和维克托在福冈机场再会的情景,而在那时我和山本监督都还没有在第10、11话里设置什么剧情上的爆点的想法。但第10话是大奖赛决赛前最后能歇口气的一话,在想要全力制作欢乐有趣的一话的同时,我们也在烦恼能否让两人的羁绊更深一层。之前抱也抱过了,类似于月9连续剧一样的场景也有了,我本觉得实在是没法再进一步了吧,忽然想到面临大奖赛决赛的到来,勇利可能会想要一件能支撑他的物品。然后在网上查找戒指品牌的网站时,发现订婚戒指不只是可以送给结婚对象,还可以送给灵魂伴侣。我当时就想“就是它了!”再加上在巴塞罗那取材时有拍到教堂和唱圣歌的照片,立刻决定“就是这里了!”。


Q:简直就像被引导着一般,一切都被联系起来了呢。

久保:我自己经常会有智穷力竭的时期,但这一段完全是一气呵成的。那时动画也还没开始播放,我也不知道这部作品会得到怎样的反响,会被观众如何解读。就算有人觉得“这怎么可能”,我也不管了(笑)。


Q:结果观众们都欣喜若狂了。

久保:我想如果这是漫画的话可能这一幕反而会平淡地过去,但成为动画后它给予的强烈冲击让我很吃惊。


Q:即使如此,公众的反响也是一话比一话更激烈呢。

久保:在最终话结束后,我最吃惊的是我父亲也在看这部动画。明明他从没有看过我画的四格漫画以外的作品,只有YURI!!! ON ICE这部作品,他说“一开始觉得有点恶心,但我看到最后了。你要做续集吗?”(笑)。父亲他一个70多岁的九州男人,虽然刚开始觉得不适,但他克服了这点并享受了这部动画的乐趣,一这么想我就觉得特别感动。总而言之,我收到了来自各年龄层的反馈,这在迄今为止的漫画家生涯中从未有过。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意见,从中都能感受到里面的热情。


Q:您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这部作品反响很大?

久保:从第5话正式开始大赛开始吧。因为在漫画的世界里经常有人觉得日常生活的场景要比竞技场景更有趣,所以我起初有点忐忑。但我很高兴地发现反而是竞技比赛开始后反响更强烈。另外,到了第7话后,已经到了连我都意识到“这也传得太远了吧”的程度。在推特上也有很多类似“哭过头身体不舒服”这样的留言,我想大家的自律神经都变得不正常了吧(笑)。


Q:放映结束后,我想您在工作上会稍微轻松一些,现在再回过头来看YURI!!! ON ICE的话,您有什么感想吗?

久保:比起把我想画的东西都表达出来的成就感,能和山本监督一起把她想要创造的世界一起创作出来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快乐。当我刚收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正巧结束了《AGAIN!!》的连载,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下一步想画什么漫画。就和第1话的维克托一样,对下一部作品没有任何动力也找不到任何灵感。就在那时我遇到了山本监督,然后接手了以往一直回避的如“为了爱”或“没有经验的运动”的主题的作品,并最终到达若是独自一人可能无法抵达的高度。但性格使然,我一秒都没想过“以这次的经验为武器,以后可以不断画出很多有趣的漫画!”(笑)可以预见下次坐到桌子旁边时又会有新的烦恼,但我相信这部作品还是让我获益匪浅。即使离开了自己的擅长的领域,只要还有捕捉趣味的灵敏度和运气,我觉得就能做出让人共鸣的作品,另外离开漫画连载后也让我注意到很多新的东西。


Q:那么,您确实也提高了自信心吧?

久保:没有那么简单啦(笑)。变成过于理智的人的话,下次可能会失去作为漫画家的自我,画出来的作品也会变得无趣。在画漫画时,我有时候也会想得变得多像疯狗一样才行呢。在动画制作现场中获得了许多东西,但是否能应用到漫画里就是另一回事了,这点目前我还说不准。


Q:原来如此。最后,期待《YURI!!! ON ICE》续集的呼声有很多,请问现在是否有预定或意向呢?

久保:我和山本监督之间目前对此也没有确切的讨论。而且动画也不是由我们两个人就能制作的,也不清楚最重要的制作人员们的日程安排是否合适。但如果没有创作出一个能让我们说“我们想做续集,请加入我们”的作品,我们就无法继续前进。所以,首先是作为领头的一员,好好思考下有魅力的续集内容呢。事实上,我接下来打算和山本监督到海外旅行呢。这和为了续集踩点没有任何关系,但就像刚开始制作《YURI!!! ON ICE》的时候一样,每天聊一些花滑相关的话题,同时也从外面搜集一些信息。角色们为了快点再次动起来可能正在某处等我们,而我们就是踏上寻找他们的旅途。如果能顺利找到就好了。


---------------------------------

每天抽空断断续续翻一点总算是翻完啦,久保的访谈太长了,信息量也很大,想要原汁原味表达出来所以有些话经常得斟酌很久……大家如果看得开心就好啦















评论(5)
热度(105)

© A Beautiful Enco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