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②】

人设·作画总监 平松祯史 访谈节选(2)

*不一定全翻,有所删选,选一些觉得有意思的内容进行翻译*

*请勿无权转载*

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①

丰永利行(饰 勇利)× 内山昂辉 (饰 尤里奥)访谈全文

原案/脚本原案/角色原案  久保ミツロウ访谈全文

---------------------------

Q:在人设完成后是进入正篇的制作呢。您在第1话中担任了作画监督,您认为有哪些经典的画面呢?

平松:就勇利而言,直到在长谷津的冰场滑冰前的那一段剧情都是。一开始他惨败后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下回到家乡。虽然在车站看到贴着的海报觉得“好羞耻啊,不要贴啦”,但也并不想就此退役。直到确定自己还有想做的事情……到这段为止。那段心理活动,以及对优子的心意。那一段我在制作时是相当用心的。


Q:滑冰的画面是本作品的“精华”之处呢,是按照怎样的流程来制作的呢?

平松:首先以宫本贤二先生的编舞为基准,用7台摄像机把他本人或河西步果小姐滑的场景拍摄下来。然后再把它和音乐的编辑转换成动画。


Q:是用类似于“rotoscope”技法的方式来临摹吗?

平松:不,没有临摹哦。毕竟是被誉为花样滑冰动画,立中先生和安彦先生看了影像后,会按照动画的时间和表现来进行转换并画出来。到了后半段,除了写实外还会用到CG。


Q:基本都是一拍二*呢。

平松:是的,一般都是一拍二。但在落冰的瞬间或起跳之前,有一部分画面会一拍一*。但实际影像在逐帧播放的时候,有时光临摹的话是看不太清楚的。所以立中先生和安彦先生在解释后会用1秒12帧的作画来表现清楚。

*动画片播放过程中,眼球接受最为自然的是1秒24张图片,一拍一就是1帧就需要画一张图,也就是每秒24帧,即1秒画24张图。一拍二就是一张图停留2帧,也就是1秒画12张图。(来自百度百科)


Q:虽然是按照写实的节奏来,但同时动画风格的变形也随处可见呢。

平松:作为参考依据的滑冰影像,有时候会出现画面较远,或因为摄像机的关系不够广角的情况出现。虽然也不是说气魄不够,但会显得比较平淡。我们想要用动画形式来表现得更有气魄的时候,会使用类似于如手猛地伸长的画法。另外,这次想把镜头放到冰场内部来进行拍摄,想做成能近距离看到花滑选手的感觉。通常来说,花滑的影像都是从冰场外侧进行拍摄的,难得能用动画来表现,就想做些平常看不到的画面。


Q:比如说摔倒的场景是另外重新拍摄的吗?

平松:不是的,失败的场景是参考了现实中国际大赛或奥运会之类的摔倒场景来画的。这类画面只靠脑袋来想的话是很难画的。比起完美演出的画面,规定分数不足或落冰不干净之类的场面都很难画。再加上这次我很清楚地意识到“穿着冰鞋”这件事。因为选手都是穿着冰鞋的,所以裤子靠脚脖子上方的前后部分会有少许突出。那种突出的状态也很有趣,因此会在一定程度上画得夸张一些。如果没有这个突出的话就凸显不出“穿着冰鞋”的存在感了。


Q:您在第2话以后是作为作画总监来监督画面的,在制作过程中,您印象中有比较有趣的场面吗?

平松:逐话看12话一路以来的变化是很有趣的。对于勇利来说,从一开始缺乏自信的表情,到渐渐意识到自己该做的事情,再到最后超越了维克托。另一方面维克托看到勇利意外的一面,自己的激情也被调动起来。那种心态上的变化,可以逐步地描绘出来真是很让人感激的事。实际上我是第一次做作画总监呢。


Q:一起参与制作后,您觉得山本监督是怎样的人物呢?

平松:是揉合了本作品所有出场角色的性格的人(笑)。有时候会像维克托一样超然物外,但想着她会制造出他人无法接近的氛围吧,有时候也会像勇利一样毛手毛脚的。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想还是接近维克托的性格吧。


Q:意想不到的举动是指?

平松:从来找我画男子花滑动画的时候开始就是那样了(笑)。比如说滑冰的场景也是基本没有偷工减料。一开始听说第9话之后要放入14人份的全员的滑冰场景,我的想法是“不会吧”。话是那么说,但实际进入制作阶段后还是会有所删减的吧。虽然我是那么想啦,但实际上几乎没什么删减。


Q:在山本监督的心目中是有着某种胜算的吗?

平松:我想是有的。她一开始就说过“我要做出谁都没见过的动画”。另外,MAPPA的大塚先生接受了监督这种意向,其度量也是很大的。为了先行上映会而制作第2、3话时,会有“这样下去糟糕了”的感受。


Q:糟糕了是指?

平松:就是物理意义上的没法做下去。第1话就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制作,但之后要求的水准不断提高,到第3话的时候我很认真地考虑“这已经得败在数量上了吧?”而且第5话角色增多,之后角色还会继续增加。我不禁怀疑“真的没问题吗?”但大塚先生啊宍户先生以及编辑部的小川都横下一条心,这样一来现场也不会动摇了,大家会觉得“那样的话我们也做吧”。


Q:对于平松先生来说,会把本作放在什么地位呢?

平松:我想它会是我集大成之作。在制作第1话时我就有预感这会是“把迄今为止做过的一切都拿出来的作品”。而且,以前没试过全部画的都是男性,因此获得了这一方面的经验,而且尝试表现的幅度也更广了。所以这部作品是非常有制作价值的。


Q:如果还有第2期的话会继续参加吗?

平松:如果不是这次的主要工作成员参与的话,估计是做不出来的吧。沙代小姐的话会是“会做的吧?当然会参加的吧?”这样的感觉吧。虽然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啦(笑)。


原画注释翻译


1、平松担任作画监督的第1话。尤里奥在练习中偷懒看被上传到网上的勇利的视频。在动画的前半段脾气很坏的尤里奥,到了后半段时会让人看到柔和的表情。

2、想要离开以惨败收尾的大奖赛会场的勇利。虽然甚至冒出退役的想法,但依然用笑容来掩饰其失落。如此模棱两可的表情,也正是勇利的作风吧。

3、故事的结尾,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桥上奔跑的勇利露出愉快明朗的表情。头发稍微长了些,能感受到大奖赛壮烈的比赛结束后时间的流逝。

4、最终话,维克托看着从桥上奔跑而来的勇利挥手。解决了各自的心态问题,向着下一赛季走去……。维克托柔和的笑容实在是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


平松的访谈翻译到此结束,除了一些我觉得和本作真的没啥关系的内容没翻外,其它基本上都翻了。从访谈内容里还是能窥见不少制作背后的故事呢。


接下来大家想先看久保的访谈呢还是主役声优的访谈呢?


评论(3)
热度(45)

© A Beautiful Enco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