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生日贺文】若早相遇(一、二)

   祝维克托生日快乐!!

   设定为某一天维克托发现自己回到16岁……

   文笔什么的都是浮云,写了几年报告规划加论文,只要不写出报告体论文体就谢天谢地了……

   版权是官方的,只有ooc是我的,短篇,大概很快就完结啦~


     (一)

       当维克托早上睁着朦胧的双眼醒来时,第一件事是寻找他的同居者,“勇利?”除了马卡钦欢快的叫声外,没有人应答。

       勇利没有带着马卡钦去晨跑吗?今天明明是他的生日,居然早安吻都没一个。

       维克托一时脑子还迷糊着,内心抱怨了一会儿,等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并不在自己的家里。准确来说是不在28岁的自己的家里。

       映入眼帘的是陌生而熟悉的装饰,是他16岁时住的地方,彼时他不仅获得花样滑冰大奖赛青年组的冠军,并开始在各种比赛中称霸,顺利地结束了整个赛季并将在明年正式转入成年组。

       维克托望着镜子中自己长发的模样,身体年轻而有力量,没有伤病,不用担心发际线的问题,围着他转的马卡钦也才刚刚成年。一切似乎回到奋斗的初期,维克托却无法摆脱失落的情绪,家里空荡荡的,右手无名指上也空荡荡的。

       啊,对了,这里没有勇利,没有那个和他一起生活一起练习一起比赛的人。而他早已习惯那个人带来的life&love了。

       经过各种尝试,再次确认自己的的确确回到了16岁那个年代,并且回不去了后,维克托开始思考接下来该走哪一步。

       离下一赛季开始还有段时间,现在正好处于休整期,接下来他就该成年组出道了。但维克托不打算按部就班回去练习,都是经历过的事情他可没兴趣再重来一遍,否则人生哪还有惊喜感呢?

       而总会带给他惊喜的那个人现在在……

       维克托凝视空无一物的右手无名指,瞬间就做好了决定。

     “马卡钦,我们回长谷津吧!勇利在那边等着哦!”

      (二)

       初春的长谷津街边已落满了樱花花瓣,似乎和十几年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维克托驾轻就熟地往着滑冰场的方向走去,他早在住在长津川的八个月里就将勇利小时候的故事摸得一清二楚了,自然知道勇利现在应该每天会去滑冰场练习,只要守在那里总会等到他。

       上一次的初遇不太理想,这辈子第一次的邂逅,总应该在冰上的。

       维克托边走边琢磨着等一下应该安排一个怎样令人惊喜的相遇方式,忽然听见马卡钦汪了一声,随后后方远处传来同样的欢叫声。还不及反应,只见一只比马卡钦小两号的贵宾犬不知从哪儿冲到维克托脚下,和马卡钦对望了一阵后欢快地与其打闹起来。

       这只小号贵宾犬似乎有点儿眼熟,维克托呆愣地望着眼前的一幕,直到身后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还未变声的小小少年的声音,“小维,不要闹了……对不起,我家的狗……?”

       啊,对了。这不是勇利家照片上的那只贵宾犬吗?据说在勇利参加那年大奖赛时病逝了……勇利一直很后悔没有见到它最后一面,才会在俄罗斯分站比赛时让自己……

       相遇总是来得猝不及防。维克托满脑子的回忆如同按下快进般地飞速闪过,现实里的他却表现迟钝,眼睛眨也不眨定定地望向那个背着书包戴着眼镜的小少年,视线不肯离开分毫,久到小小少年将他当成可疑人物而满脸警惕。

       当然可疑了,戴着墨镜围着围巾将脸挡住大半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经人。

     “小维,快过来,不要玩了,要迟到啦……”小小少年边警惕地往旁边挪动身体想绕过去,边轻声呼唤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名叫小维的贵宾犬。

       这一喊,总算把维克托从呆滞中拉了回来。

       啊,小小的少年是如此鲜活,和记忆中初见时23岁的勇利那自卑、缺乏自信的模样截然不同。

       维克托当然不会让自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但他也不想这么早就暴露真实身份,于是便动起了坏脑筋。

       16岁的维克托高度和成年时相差不大,但12岁的勇利还处在没发育的阶段,两人的身高差使得维克托不得不蹲下身才能更清楚仔细地观察眼前熟悉又过于稚嫩的脸。

     “Hello!你好!”他微微拉下遮住脸的围巾,考虑到这个年纪的勇利估计听不太懂英语,便操着当年学了八个月的半生不熟的日语套近乎,“你知道滑冰场在哪里吗?”

       听着维克托那口带着洋腔洋调的日语,这回换成小小勇利有点呆愣了,也没注意到他问的问题便脱口而出,“外国人?”

     “YES!YES!滑冰场,找不到路?”维克托用力点头,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只是个无害且迷路的外国人。

       故作滑稽的举动让小小勇利放下了些警惕之心,这才想起维克托之前问的问题,“滑冰场?你也要去滑冰吗?”

     “YES!YES!我最喜欢滑冰了!”

       果然一说到滑冰,勇利的眼睛就会闪闪发亮呢。

     “嗯,我也最喜欢滑冰了!正好我也要去练习呢,我给你带路!”

     “Oh thank you!”维克托激动地一把抱住勇利,小小勇利顿时从脸红到脖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勇利,胜生勇利。”勇利羞涩地挣脱维克托的拥抱,主动跑到前面带路,“外国人先生,走这边哦!”

     “我不叫外国人先生,叫我维恰吧?”维克托一脸宠溺。

        一大一小两只狗就这么结伴前往滑冰场,一路上小小勇利在和维克托熟稔起来后很快变成了好奇宝宝。

     “维恰,你是第一次来日本吗?”

     “不是第一次,以前在这里呆过8个月呢。”

     “难怪你日语这么好!维恰你是哪国人呢?美国?英国?”

     “都不是,我是俄罗斯人。”维克托勾起嘴角轻笑,并附送一个眨眼。

     “哦,俄罗斯人啊,你这么喜欢滑冰,那有没有见过维……咦!!!???”

       小小勇利瞪大双眼,似乎现在才发现维克托银白色的长发,以及跟在身边的和杂志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贵宾犬……

     “怎么了,勇利?”

       勇利傻愣愣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维克托想起他作为教练第一次出场时的场景,忍不住微笑。

    “勇利,到了哦。”这是他们一起在此练习了8个月之久的滑冰场。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81)

© A Beautiful Encounter | Powered by LOFTER